猎奇新闻
当前位置: 猎奇新闻   >   历史   >   正文

诗词日历丨何处一声鸣橹,惊起满川寒鹭

2018-01-10 09:23瞭望东方周刊
分享:

本|刊|特|邀

上海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小学四年级5班“爱米粒儿”同学用萌萌的声音每天清晨为你读诗~~

如梦令 • 汉上晚步

宋 赵长卿

何处一声鸣橹。

惊起满川寒鹭。

一著画难成,

雪霁乱山无数。

且住。且住。

数遍溪南烟树。

汉:汉水。

霁(jì):雪后转晴。

【大诗兄说】大诗兄曾经说过,宋朝皇室里,不少赵家人都是上等的艺术胚子,比如宋徽宗赵佶、书法家赵孟頫,比如今天的这位赵长卿。长卿生长在北宋末、南宋初年间,也许是经历了靖康之难、见多了兵荒马乱,他也不想当官、也不想发财,就喜欢看个山山水诗、花花草草,散淡的人写些散淡的词。

汉水,长江最长最大的支流,它从陕南汉中发源,流经襄阳,在汉口汇入长江。雪后初晴,天地之间就像被白雪擦拭过一般,蓝莹莹的天、冷冽的空气。南方的冬天,江水不结冻,依然可以行船。站立船头,只见远近的苍山盖着一层薄雪,透出一个个圆圆的绿斑点,那是常绿乔木的树冠;江岸的沙滩上,白雪透着砂石颜色,有一群单脚站立、嘴埋在翅膀里的野鸭。“这样的好景致,只怕是徽宗皇帝还在,也画不出来。”长卿心中暗暗想。

江流宛转,前方有一道大约九十度的江湾。船家奋力摇橹,吱呀吱呀,船头转向。过了这道湾,江面豁然开朗,眼睛还没适应过来,只听得“扑啦啦”一阵喧哗,眼前就像飞起无数白骑士、高蹈派——这是满山满谷满水面的白鹭。经过最开始的惊乱,白鹭们很快缓过了神,它们在半空挥动翅膀、细长的双脚往下探着,身子就像随风飘荡的降落伞。

吱呀吱呀,船家仿佛无动于衷,继续摇着橹。这样的景象,他怕是已经见过了千百遍。船家呀,你慢些摇,让我好好看看这两岸的烟树、这雪后的苍山、这如雪的白鹭鸶。

来源:大诗兄说

监制:刘新宇 、顾佳贇

编辑:张静、万宏蕾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热点排行

相关推荐

为你推荐

猎奇
首页